好运来彩票手机APP

  • 微信
  • 微博
  • APP
  • 订阅

新型肺炎疫情语境下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宣教体系建设考量

时间:2020-02-06 15:47:29    

来源:    

阅读:

   

   责任编辑:xfj119

消防界订阅号

新型肺炎疫情语境下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宣教体系建设考量

  提示:重大灾害发生后,公众对应急科普知识需求非常迫切,开展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宣教体系研究非常必要。本研究结合新型肺炎发展情况及应急科普工作实际,提出了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宣教体系建设思考,其包括重大灾害应急科普理论及方法,其中重大灾害应急科普理论包括公众应急意识、应急知识,重大灾害应急科普方法包括应急技能、应急能力提升等。
 
  1引言
 
  新型肺炎发生后,牵动祖国各地。根据传染病学机理,目前相关专家学者已经明确,新型肺炎作为重大传染病之一,主要通过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三种方式侵害人体。目前传染源不清楚,只能从很可能的传播途径、易感人群入手,即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是当下非常紧迫和必要的务实之举。其中,切断传播途径的措施很多,隔离是有效措施,如企业复工返工的两周隔离都是隔离的重要形式。保护易感人群措施也很多,首先是每个人要做好自我防护工作,佩戴符合相应标准或要求的口罩,尽量待在家里,少去公共场所,尤其人群集聚地方等。对于应急管理工作来说,这次新型肺炎疫情暴露出许多问题,积极方面上来说,如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是我国应急管理特色优势,也是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及能力的重要体现。当然,也有许多不足,如尽管相关部门陆续发布了新型肺炎防护指南之类科普资料,但是许多社区、公园、乡村等还是有很多人不戴口罩、人群扎堆聚集情况。对于灾害疫情防控工作来说,重大灾害发生后,公众对灾害基本科普知识需求非常迫切,灾害应急科普是当下重中之重,只有群众具有较强的灾害应急意识、较强的灾害应急知识,并经过科学合理的宣教培训,才能具备并达到较理想的应急能力。显然在这方面,我们在这方面还有许多功课需要花大力气去补,去做。基于以上认识,本文结合迄今新型肺炎疫情情况,针对当下我国应急管理工作中应急科普工作实际,针对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宣教体系建设问题,从应急意识、知识、技能及能力提升等维度进行系统理论挖掘与实践探索,希冀能对包括新型肺炎在内的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宣教体系建设工作有所启示和推动。
 
  2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内容
 
  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内容包括两个方面,即公众应急意识和应急知识。
 
  2.1公众应急意识
 
  公众应急意识主要强调一种应急理念、应急思维、应急文化认知。比如对新型肺炎风险,要有充足的风险意识,要有时刻做好风险防范的应急准备思维。不仅仅自己要有应急意识的充足认识和行动,还要尽量让家人、同事及身边朋友知道应急意识,即应急理念、应急思维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这样就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应急文化氛围,形成“人人为科普,科普为人人”的重视应急科普的工作氛围。
 
  2.2公众应急知识
 
  “构建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的应急管理体制”,优化国家应急管理能力体系建设,提高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已成为指导新时期应急管理工作的努力方向和根本遵循,如何把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及能力现代化工作做扎实,公众应急知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公众应急知识包括内容比较多,以新型肺炎等重大灾害为例,对公众应急知识体系包括内容进行整体提炼如下:
 
  (1)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下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及能力现代化
 
  一案三制(预案、体制、机制、法制)是我国自2003年非典后形成的应急体系,这套体系嵌入现有行政管理体制中,管用、效率高,效益差,应急部成立,实现应急资源高效整合优化,某种程度上就是要解决效益差问题。构建统一领导、权责一致、权威高效的国家应急能力体系,这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平战结合的应急管理体制。
 
  (2)重大灾害信息感知、认知与决策
 
  重大灾害发生后,信息和时间成为应急工作的两个关键要素,其中灾害信息感知、快速获取首当其冲,对有效信息进行筛查评估、上报和发布,即灾害信息认知工作对于应急决策具有一定决定性作用,不可轻视。
 
  (3)重大灾害风险识别、监控预警、评估及防控
 
  重大灾害的风险研判能力对于应急工作是前提,其中包括重大灾害现场风险能否识别出来,风险影响程度等。监控设备和人员配置是否科学有效及时,预警标识信号知识普及工作是否让每个公众知晓,不同行业领域的预警标识信号能否有一个统一标准化体系建设。重大灾害评估工作是否科学精准,相应的防控措施是否到位有效。
 
  (4)重大灾害与网络舆情应对
 
  重大灾害发生后,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竞相发力,尤其是自媒体,如微信、微博等网络在线媒体由于其对信息传播速度快、覆盖面广等特点,给公众带来海量信息量,谣言与真相混杂,难以甄别。此外,铺天盖地的网络信息,给政府如何应对重大灾害网络舆情也带来很大挑战。
 
  (5)重大灾害应急保险体系建设
 
  保险业在国外应急管理体系中扮演了兜底的角色,我国安全生产领域已经开展安责险工作,巨灾保险也在努力推进中,进一步建立健全重大灾害应急保险体系工作刻不容缓。
 
  (6)重大灾害风险与个体防护、心理救助
 
  重大灾害发生后,比如此次新型肺炎,迄今其传染源尚无法确定,这就给一线应急人员,如救治医生、应急志愿者等群体的个体防护、心理救助都带来较大挑战,如何给一线应急人员配置有效的个体防护医疗装备或物资,如口罩、护目镜及防护服等。此外,在重大灾害风险压力下,无论是患者还是应急人员都会遭受无形的心理压力,甚至心理疾病,由此,积极的提供心理援助就非常必要。
 
  (7)重大灾害应急法律法规体系建设
 
  应急部成立后,我国开始着手“1+4”应急管理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应急科普工作,只有制定科学系统的法律法规体系,依法推动应急科普工作,才会形成长效机制。
 
  (8)重大灾害应急指挥体系建设
 
  长久以来,突发事件应急指挥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应急指挥工作牵涉到应急管理组织体系架构、应急联动体系及应急指挥体系等应急组织层面具体工作,该项工作要在平时就要考虑好平战结合的应急组织体系建设基础工作。尤其重大灾害发生后,前方专业指挥与后方行政指挥如何实现整体平衡,建立健全应急指挥官认证体系非常必要和紧迫。在这方面,如何结合我国本土实际,借鉴美国ICS体系,是值得深入探索的理论与实践命题。
 
  (9)重大灾害应急物资保障体系建设
 
  应急物资保障体系建设对于重大灾害现场需求非常关键,一般来说,应急物资应该按照灾害一线需求来进行有效供给,比如此次新型肺炎,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便是灾害一线医疗防护物资的急缺、应急物资的公示和分发等,可见,科学有效的应急物资储备库布点规划、资源配置及物资管理非常重要。当然,应急物资保障体系还涉及到应急资金保障,也很重要。
 
  (10)重大灾害应急队伍体系建设
 
  应急队伍是应急工作的根本,有了队伍,才能谈救援基地建设,才能谈应急科普工作,目前我国的应急队伍体系包括以国家消防队伍主体力量、安全生产专业队伍以及社会救援组织辅助力量等类型,事实上,从公众应急科普工作角度来说,广大人民人群也属于应急队伍体系的基层应急力量,这股力量在应急的社会动员中表现的异常突出,此次疫情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另外,在此次新型肺炎中,许多社会救援组织冲在灾害现场一线,积极参与救灾物资管理工作,扮演了重要角色。
 
  (11)重大灾害与大数据、人工智能、5G及信息平台建设
 
  应急管理信息化为应急工作提供重要信息化支持,我国应急指挥平台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尤其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信息技术突飞猛进,介入应急工作中,更是给应急管理信息化插上了翅膀。此次新型肺炎发生后,目前疫情节点尚未确定,但目前正值企业复工、学生返校之际,如何避免交叉传染非常紧迫,针对灾害形势严峻情况下,有的企业已经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手段开始远程线上办公,有的教育系统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中小学网络教学等准备措施等。这些情况提示我们,过去、现在及未来,大数据、人工智能、5G及信息平台建设在应对重大灾害方面将会越发重要和不可替代性。
 
  3重大灾害应急科普方法
 
  重大灾害应急科普方法包括两个方面,即公众应急技能和应急能力提升。
 
  3.1公众应急技能
 
  应急技能是应急知识转化为公众应急能力的重要措施。应急技能种类较多,这里提炼几种典型应急技能进行探讨。
 
  (1)“第一响应人”技能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基层应急队伍建设的意见(国办发〔2009〕59号)中早就提出加强基层应急队伍建设工作,针对基层应急队伍建设,美国早就开展了社区响应队建设,德国人开展了类似的工作,即“第一响应人”工作,我国积极借鉴国外基层应急队伍建设,四川、山西等应急系统陆续开展了“第一响应人”建设工作,“第一响应人”工作包括一套体系,其中包括对应急队伍的技能体系培训,这项工作无论对于应急志愿者队伍自身技能建设,还是基层每个公众都是应该掌握的基本应急技能,是大势所趋,也是提高公众应急技能的重要措施。
 
  (2)灾难求生技能
 
  灾难求生技能主要包括公众身边常见易发的灾难事故,如洪涝、地震、火灾、滑坡、泥石流等。当然,灾害的区域差异性告诉我们,不同区域人群针对灾难求生技能学习有所差异,但底线思维也提醒我们,永远不要认为历史没有发生的灾难,未来就不发生。比如此次疫情,遍及整个国家,就是非常鲜明的事实证据。所以对于公众应急科普工作来说,全面系统学习不同灾难求生技能非常必要,当然,依据不同情况,可以分人群、分阶段、分重点、分先后来学习。
 
  (3)重大灾害与业务连续性管理
 
  如前所述,此次疫情发生,对许多企业,尤其给中小企业造成很大的经济影响。业务连续性管理理论认为,一个组织要考虑该组织业务运营过程中有哪些潜在风险会发生,一旦发生会对该组织造成哪些影响,如何防范这种风险发生,以及风险一旦发生,造成组织业务中断的快速恢复等问题。由此,许多中小企业针对此次新型肺炎疫情,如业务连续性管理理论所说的,是否未雨绸缪,做好了防范工作,即应急准备工作值得反思。同样,其他组织,如政府、学校等是否也考虑其具体业务连续性管理工作。也许,依此次重大灾害疫情为起点,业务连续性管理将与应急管理对接,迎来春天,推动重大灾害应急工作更加科学。
 
  (4)重大灾害应急预案编制与推演
 
  在疫情应对过程中,出现了应急物资紧缺及物资管理方面的问题,如医疗防护物资紧缺、物资分发过程的混乱,尤其是抱怨红十字会的工作缺失等,事实上,这些工作应该都要依赖有效可行的应急预案体系做指导,预案工作做得不好,一些事件发生任何功能部门都是瓶颈。长期以来,应急预案在应急工作中起到了很大作用,但也暴露很多问题,编制科学合理的应急预案非常迫切,如此次疫情来说,对教育系统影响也很大,高等院校马上迎来学生返校,虽然延迟开学。如果疫情时间节点延后,学生是否返校,返校如何应对;如果不返,如何应对,在线授课是否可行和保障,对此,教育系统相关部门应综合考虑相应预案措施。
 
  此外,应急预案编制效果如何,需要通过应急推演来检验,但目前许多应急推演都处于演戏层次,如何实现从演戏到演习的水平提升,需要应急推演从推演理念、思维及方法层面的突破。比如此次疫情,作为重大传染病疫情的应急推演,相关部门是否编制有科学有效的应急预案、是否开展过类似的应急推演工作等都是值得深入思考的。
 
  (5)重大灾害的避险避难、隔离、救治及安置场所规划与管理
 
  2018年10月10日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针对自然灾害防治,明确进行区域应急中心工程建设工作。在此之前,我国建立了八个陆地搜救基地、七个国家矿山救援基地以及若干包括危化品在内的国家级、省级等救援基地。那么这些基地未来将应该具备救援、指挥、培训、避灾避难避险、物资储备、灾民安置及科普体验等功能,那么这样一个集成化,多种服务功能的救援基地到底如何系统规划和管理是需要全盘考虑的。
 
  3.2公众应急能力提升
 
  构建统一领导、权责一致、权威高效的国家应急能力体系,这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公众应急能力得到有效提升,重大灾害科学防治与精准施策才能落到实处。提升公众应急能力的方法措施较多,本研究梳理了几个方面,归纳如下。
 
  (1)重大灾害情景构建与应急能力建设
 
  目前公众应急能力大多基于情景构建的应急准备研究思路开展。比如要提高一个基层社区人群应急能力,需要首先了解该社区人群应急能力现状,知道该社区人群应急能力要达到的目标需求,二者的差距就是应急能力要解决的应急任务。明确了应急任务,后面就考虑采取哪些措施或方法来完成这个应急任务。
 
  (2)重大灾害应对中军民融合的应对能力
 
  军队拥有体系化作战的优势,其以模块化、机动化、适应大规模突发性灾难,体系性介入重大灾害中,实现救援力量、救援装备、救援物资、后勤保障等要素综合调度指挥,当今社会的应急管理工作,与现代军事一样,都应强调“体系作战”,这方面是需要地方应急管理工作大力借鉴、挖掘和探索。
 
  (3)不同规模城市重大灾害应急能力提升
 
  城市依据规模可划分为城市群、特大城市、中小城市。不同规模城市应对重大灾害的措施或方式应该有所差异,比如城市群规模的应对,要做好城市群之间城市的应急资源综合配置、调度工作,做好整体应急指挥协同工作等。特大城市平时要充分挖掘自身闲置的应急资源摸底调查工作,一旦发生重大灾害,在自身能力可承受范围内,首先要激活城市自身应急资源能力,同时做好与其他相邻城市的跨区域协同工作。对于中小城市应对重大灾害来说,一方面要摸清自身应急资源家底,另一方面要做好与周围城市的协同联动工作,防止一旦发生重大灾害,自身应急能力有限,向周边城市求援时间延迟,造成响应迟滞等现象出现。
 
  (4)农村重大灾害应急能力提升
 
  城市之外的农村应对重大灾害的应对工作也需要深入思考,农村分布面广,人口稀薄,但农村应急工作的一个重大优势是社会动员响应能力非常强大,此次疫情应对,广大农村社会响应能力非常强大,微博微信传播的河南省农村的疫情响应能力足以证明。
 
  (5)重大灾害应急科学与工程教育(应急科学、应急技术、应急工程、应急产业、应急管理及应急文化)专业化人才培养
 
  重大灾害应急能力归根结底取决于拥有专业能力的应急队伍建设,专业化的队伍建设取决于系统化的专业人才培养,在这方面教育部学科专业目录中,尚未有成建制的应急学科体系设置,自2003年非典以来,我国先后出现了以公共安全管理、公共事业管理(应急方向)、应急技术与管理等为名称的专业设置,这些专业设置基本都是依托相关学科下进行专业设置,这对于应急学科专业无疑起到了较强推动作用,但是缺乏成建制的应急学科体系无疑对于推动应急作为一个行业或领域非常乏力的。为此综合考虑应急工作涉及科学、技术、工程、产业及管理等现实业务问题,开展应对重大灾害的应急科学与工程学科教育体系建设日益迫切和必要,应急科学与工程学科教育体系包括应急科学、应急技术、应急工程、应急产业、应急管理及应急文化等多个专业分支,事实上,我国在这几个分支方面都是缺乏相关的专业化人才。
 
  4结论与展望
 
  本研究结合新型肺炎疫情现实状况,主要针对构建的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宣教体系,即理论与方法进行初步阐述。开展重大灾害应急科普宣教体系建设工作,是应急管理工作根本,只有公众具备基本应急科学素养,即应急意识、知识和技能,才有助于其应急能力提升。此外开展应急科普工作,受到诸多因素影响,这就需要大力在应急文化思想体系、预案编制与演练设计、应急管理信息化水平、应急科学与工程教育及应急科普创意产业的方面开展深入理论与实践支撑工作,才能有效推动应急科普宣教体系落地生根。
相关关键词: 灾害应急科普